<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HK人與事/褶皺里的香港\殷楚紅

        2022-05-11 04:24:1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中環亞畢諾道附近的一條后巷,仿佛科幻電影場景。\作者攝

          將一張白紙打開、展平,無論在其上書寫、繪畫什么,內容必一覽無余、毫無懸念;假若將其隨意折疊揉搓,再任其緩緩展開,那么所見便是一個全新畫面,本不相關的內容荒誕地拼接在一起、縱橫的褶皺搭起“超現實”的認知新架構,日日所見的尋常之景中也潛藏著無限可待發掘的“奇觀”。

          始于銅鑼灣,沿港島線蜿蜒至筲箕灣道的全長四點二公里的英皇道總是車水馬龍、人行道上人頭攢動,像是條不停歇的“傳送帶”,街道兩側高層寫字樓、住宅樓鱗次櫛比,典型的現代都市風貌。與之平行的另一條渣華道也毫不遜色,兩者并列而行、貫穿港島東,若把港島東比作一個人,這兩條主干道就像是脊椎,無數大小街區則構成填充其間的血肉。掀開城市的褶皺,一條仍保留傳統市場沿街布局的春秧街街市緩緩展開。街道兩側樓宇的地下一層塞滿各式檔口,蔬菜水果、豬牛雞魚、豆品干貨一應俱全。

          說起來是一條街,實際上為了更好地招徠顧客、展示商品,商家們自發在門前撐起一個個移動“傘舖”,于是褶皺里產生新的褶皺,走在“傘舖”和檔口之間的小路上,只聽得“叮?!薄岸6!?,道路中央一輛叮叮車緩緩駛來,電車司機不停響著鈴聲才能在人潮中“闖”出一條通路。這一刻,若是可以切出一個城市斷面,小小的春秧街就有“檔口─街道─傘舖─街道─電車─街道─傘舖─街道─檔口”九條肌理。和兩側藍灰冷色調、快節奏為主的城市道路不同,這里五彩斑斕、熙攘熱鬧。褶皺里的街市蘊藏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煙火氣息。

          一次從大館觀展出來,沿著亞畢諾道走到藝穗會的梯級路上,兩座住宅樓之間的縫隙如同電影場景般吸引住眼球。山地的原因,兩座相隔不到五米的住宅樓的首層不在同一標高,于是位于較高一側的住宅背側修起一個細長的平臺,同時為了通風和安全需要平臺又需和低側建筑相分離,從而形成一個極窄極深的“峽谷”。平臺的金屬網欄板、側墻上縱橫曲折的水管、高低錯落的空調室外機、“胡亂”冒出的各種消防、通風構件,像是穿越到一個平行于通常認知里中環的世界。走到平臺的盡頭,看似無路,向右一轉,豁然開朗,被綠色簇擁的小徑一直引向遠處的臺階,殊不知臺階的盡頭又是怎樣的一番天地呢?原以為活化的歷史建筑已經是“金融中心”里的褶皺,而這褶皺里還有更隱藏的溝壑,甚至在地圖里都難以尋覓,唯有親歷尋覓,方能發現新驚喜。

          在寸土寸金、極為繁華的軒尼詩道灣仔段,三邊被高層住宅和商業大廈“夾擊”的軒尼詩道游樂場像是緊湊城市里的“黑洞”一般,難得開敞地成為周邊居民喜愛的運動場所?;@球架后側的背景石墻和周遭環境略顯不搭,凹凸嶙峋的石塊成了大家存放書包的天然平臺,不知在享受這無形便利的同時,人們是否留意凝固在這殘跡里的歷史痕跡。深入歷史的夾縫,赫然出現的是一整座位于灣仔填海之前海旁的摩理臣山。二十世紀初,因山中石礦及政府發展交通的需要,摩理臣山已被夷為平地,而眼前這一片石墻便是僅存的遺跡。在探究歷史褶皺的過程里,我們對這個城市認識的廣度和深度逐漸增加。

          不同于大拆大建潮流里的諸多現代城市,復雜的自然、歷史、文化背景將香港塑造成了一個“有厚度”的城市,層層疊疊的皺褶里寫滿它的發展歷程,有光輝、有暗淡、有順利、有坎坷,正因為每條皺褶的獨特性才有今天獨一無二、無可覆製的香港。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