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有料歷史 > 正文

        ?“大灣”之光系列(三)/明清兩朝,粵外貿大盛/姜舜源(文/圖)

        2020-02-05 04:23:1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紫檀牙雕廣州十三行圖插屏\故宮博物院

          明清兩朝,廣東粵海關對外貿易高度發達,年進出口額大於其余三關:閩(福建)、浙(江)、江(蘇)總和。乾隆二十三年(一七五七年)實行粵海關“一口通商”,廣州十三行海關管理制度比較完善,我國在外貿中長期處於出超地位,國際白銀不斷流入清政府國庫,廣東在國家對外貿易地位登峰造極,廣造鐘表、香料等工藝品、奢侈品,一時獨領風騷。“廣窰”瓷器更是行銷海外。

          繼西晉、東晉之際“衣冠南渡”,中原部分士大夫南遷“江南”之后,中原地區大量人口輾轉遷徙閩、粵等東南、華南地區。中原先進生產技術,與嶺南原有文明成果、客觀條件相結合,兩宋以來嶺南地區實現了“跨越式發展”,至明清時期已經是與江南并稱的富庶繁華之地。大灣區肇慶即古端州出產的“端石硯”,在唐宋已成名硯之首。“廣窰”瓷器發揚光大“北方”宋窰瓷藝,其表表者為佛山石灣名品。

          佛山石灣,嶺南陶都

          我國古代製瓷業超前發展,因而贏得“瓷國”之譽。從兩宋開始,“廣窰”—廣東地區的瓷窰,開始稱名。其中佛山石灣窰開創於宋末,盛極於明清,主要以規模生產日用、建筑、藝術陶瓷為主,以釉色和窰變為特色,影響最大,所以有時廣窰也專指佛山石灣窰。廣東名窰多,宋代陽江、明代博羅,也各有石灣窰。

          二○○九年,佛山石灣街道發現宋、元石灣陶業遺址。此地是石灣南遷移民最早定居點之一、曾經的石灣陶業基地核心地帶。在唐宋之后承接中原陶技,在嶺南形成地域特色,并迅速發展崛起,成為南國陶都。出土瓷器以黑釉為主,器物除生活用具外,還有香爐、花瓶、粉盒、燈盞、印章盒等。

          遺址發掘顯示:一是規?;a。僅是殘存水井就達十眼,推測當時居住和務工人數在四五百人;從產品種類、釉色、胎質推算,至少有十幾家窰戶聚集。到清代,石灣鎮八成以上勞動力務陶,清初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年)頒布《三院嚴革私抽缸瓦餉示約》,有“南海石灣一隅,前際大江,后枕岡阜,無沃土可耕,無貨物貿易。居民以陶為業,聚族皆然,陶成則運於四方,易以餬口。”

          二是遠銷海外。石灣鎮內河網交錯,宋元明清時期有十一條河涌,由西北至東南依次匯入東平河等主河道,陶瓷成品通過河涌進入東平河,運到廣州港轉運日本、東南亞等海外市場。遺址除出土北宋“熙寧元寶”等中國古錢幣,還有明代越南“天禧通寶”、明天啟時日本“寬永通寶”等外國古錢幣,證明當時與日本、越南等貿易。

          宮藏“廣鈞”,時“雨灑藍”

          佛山石灣窰,以仿燒北宋京畿河南禹州神垕鎮的鈞窰產品出名,因為兩地瓷土等條件接近,多紅泥胎,不像景德鎮瓷土那樣細密、純淨,而適合加工厚重、質樸一些的瓷胎。又因為瓷胎粗獷,適宜施以黑釉、藍釉等厚重釉色。“窰變”類器物,上釉后入窰經高溫發生化學反應,在藍釉中流淌雨點及絲紋狀蔥白斑點,濕氣淋漓,彷彿嶺南多雨的氣象,極富地域特色,被稱為“廣鈞”、“泥鈞”。石灣窰產品除盤、碟、罐等生活器皿及筆洗、花盆、仿古花瓶等陳設品以外,最大特產是廣府大屋的瓷塑屋頂裝飾,其作用類似北方元明清琉璃脊飾,其花色、工藝則豐富多彩得多。瓷塑題材包括“漁樵耕讀”、鼎彝博古、神仙人物、吉祥動植物等等,開了現代陶塑藝術先河。

          以佛山石灣窰為代表的廣窰瓷器,一部分模仿宋代御用瓷。例如清宮舊藏“明石灣窰仿鈞釉菱花式三足花盆托”,六瓣菱花口,弧壁,平底,底下三足。外腹部隨花瓣口形狀,形成凹凸線條。內、外施窰變釉,外底露胎無釉。造型模仿宋代鈞窰菱花式花盆托,釉色追求宋代鈞窰瓷器的窰變釉。清宮舊藏“明石灣窰仿鈞釉三足爐”,爐直口,平出沿,短頸,鼓腹,造型仿三足青銅鼎。爐外壁施窰變釉,月白色釉掩映下,玫瑰紫依稀可見。爐內施白釉,圈足內施醬色釉。胎體厚重,胎色灰暗,釉層厚而光潤,精工細作。這兩件石灣窰瓷器,模仿北宋鈞窰御用品風範,為傳世“廣鈞”經典。

          臺北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明廣窰灰白弦紋三足爐”,斂口,深直壁,平底,三獸首短足。外壁飾弦紋三層,每層三道,胎骨稍厚。內外壁為不透明乳黃色厚釉,釉面有淺黃色紋片、針眼。是仿宋汝窰器,與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宋汝窰天青釉弦紋樽”,造型相同,品質稍遜。

          另一部分是展現嶺南民窰風格。例如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明廣窰楸葉式洗”、“石灣窰牛式花插”。仿楸葉形洗內外雕塑凹凸葉脈,葉邊堆貼四朵盛開的楸樹花,刻七枚花蕾。胎體厚重,釉層潤澤,釉色濃郁,窰變天成,在深藍色釉中,流露蔥白色雨點斑,行家稱為“雨淋墻”、“雨灑藍”。造型新穎,翻轉的葉邊彷彿被微風吹起,反映了嶺南人天真浪漫的性格。牛式花插,水牛造型,胎體厚重,流露著嶺南質樸民風。

          米芾端硯,康熙御用

          我國古代四大名硯之首的端硯所用石材,出產於肇慶東南爛柯山西麓端溪水畔,自唐初武德年間(六一八至六二六年)開採制硯,宋代起作為貢品獻給朝廷,文人士大夫趨之若鶩,而明清更盛,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各巖坑所產硯石特點各異,有魚腦凍、青花、胭脂暈、火捺、蕉葉白、金星、石眼等天然紋理。

          臺北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傳宋米芾蘭亭端硯”,長方形,體高厚重,外加名貴木盒。長方形,體高厚重。端石色紫、質潤,墨銹深結。硯面周棱淺雕卷云圖案,硯堂微凹。背面中部平洼下,深三點五公分,尚存點狀鑿痕。硯臺四周淺刻王羲之《蘭亭序》及白描線刻蘭亭修褉圖。文前有雙龍圓璽,后有“宣和”、“紹興”璽、“米芾”印。硯背刻乾隆四十一年(一七七六年)御製硯銘,詳細記載這是一方宋代端溪老坑石硯,因為有上述印璽,懷疑是宋代書畫家米芾文房用具,或許有“石癡”、“顛翁”之稱的米芾親手鑿製(“或即顛翁手所為”)。此硯散置在承德避暑山莊,乾隆帝發現后,經查對宮中陳設檔,證實是祖父康熙帝生前所用,自己幼年蒙祖父恩愛養育宮中,并留在身邊親自帶培,幼時曾見祖父書案上使用這方古硯。今日重見,一面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一面慚愧在祖父逝世五十四年后才發現,對不起厚愛自己的祖父。此硯被鄭重載入乾隆欽定《西清硯譜》卷九裏。

          清宮舊藏“清端石雙龍硯”,硯石青紫色,純淨無暇,石內隱含“火捺胭脂暈”等紋理,有“康熙十八年五月恭制。小臣劉源”款。“清端石貓蝶硯”,硯面浮雕一隻頑皮的貍貓正在捕捉一隻飛舞的蝴蝶,以端石天然黃綠色石眼,作貓眼及蝴蝶翅膀上的花斑,為“俏色雕”杰作。貓、蝶諧音“耄耋”,是康熙五十六年,近臣們獻給六十三歲的康熙帝的,祝福他健康長壽。因為這一年他身體狀況不佳。

          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