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商業 > 正文

        五一“微旅游”興起 民宿主轉身突圍?

        2022-05-06 16:32:31大公網 作者:張菡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5月4日,文旅部公布“五一”數據:2022年“五一”假期5天,全國國內旅游出游1.6億人次,同比減少30.2%。“最近做了兩次夢,一次去了云南,一次去了海南,可現實是離鄭好難。”一位河南網友表示。在長途旅行受疫情影響的情況下,“家門口”旅游受到熱捧,“微旅游”、“微度假”成為不少人的選擇。

          客源改變 民宿主需及時“轉身”

          在出省難的情況下,長期生活在鋼筋混凝土森林里的年輕人,開始在近距離的山野之間放飛自我。今年“露營”成為微博熱詞,除此以外,房車、海邊踏浪、郊外“野趣”亦成為不少游客的新追捧。民宿預定平臺途家民宿發布的五一出游趨勢顯示,截至4月18日,京郊民宿預定火爆,預定量占全市民宿預定量的90%以上。

          小豬民宿公共事務負責人黃偉稱,以往五一期間的民宿基本會在兩周之前被預定完,而且會相應提高客單價,比如一個帶院子的精品民宿,平時一晚的價格是3千多,但在五一期間,幾乎可以達到接近1萬的價格。但此次北京疫情的來勢洶洶不僅沒有使民宿主們小賺一筆,很多人還要面對退租和臨時改期的現實。

          近年來,受旅游行業大環境的影響,民宿這一細分領域也面臨沖擊。目前,對于鄉村民宿,雖然國家文旅部門和當地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水電租金減免和社保延交等政策扶持,金融機構也對民宿主發放小額貸款,但是面對緊縮的客源,一些原本客流量不錯的民宿主不得不面對現實,想要繼續擴張的民宿主也開始變得謹慎。對此,黃偉認為,“疫情防控政策和國家對鄉村振興相關產業的扶持加快了鄉村民宿和精品民宿的發展,尤其是圍繞著大城市的周邊游或近郊游。但對于民宿主來說,后疫情時代的民宿行業挑戰與機遇并存,需要及時調整經營思路。”

          一個直觀的變化是客源的改變。對于民宿主來說,以前接待遠途客人時,顧客的需求相對簡單,民宿的功能更像一個“臨時落腳點”,所以交通方便、接近著名景點和能提供景區門票是很多游客選擇民宿的理由。但隨著跨省游的難度加大,民宿主更多面對的是本地的游客,本地游客的需求更多在于放松身心,所以民宿不僅僅要提供住宿功能,餐飲、伴手禮、親子活動等附加服務開始涌現。

          此外還有圈層的細化和如何突出自身特色,如海南萬寧日月灣主打的沖浪運動,在出國受限的背景下,相較于國內其他區域的旅游民宿和酒店,其數量和預訂率不降反升,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原本出境歐美或東南亞游客群的回流;浙江的一些民宿也開始運用在地文化,一體化打造景觀、建筑、居住形態和生活方式,渴望打破同質化還原真正的民俗風情,做到差異化競爭。

          抱團取暖、精準定位成民宿的“生存之道”

          疫情下,訂單量的銳減讓許多民宿主抱怨,“不僅沒有收入,還要往里搭錢。”一位京郊的民宿主在網上表示,平時的水電、房租和營銷費用不算,人員的問題更讓他為難,“總不能在疫情的時候裁員,疫情沒了再招,況且疫情什么時候結束還不知道。”

          面對這樣的痛點,不少民宿主紛紛開始嘗試抱團取暖,與周邊的其他民宿聯合起來形成民宿集群,分攤成本,共享收益。2019年,位于寧夏中衛的“黃河宿集”以遠高于同行的入住率和超出行業水平千元的平均房價成功破圈,其示范效應給了尚在迷茫中的民宿主一個答案,也讓更多人看到了“宿集”這一概念的巨大潛力。

          整個民宿集群由大樂之野、西坡、墟里、飛鳥集和南岸5家民宿構成,5家民宿雖有自己的各自布局,卻開始共享某些服務,如園區內的共享餐廳承擔了早餐供應,入住一家民宿,便可在園區內的所有公共區域打卡和拍照。對于住戶來說,這樣體驗是“買一贈五”的,對于民宿主來說,不僅分擔了成本,還在拍照打卡時進行了一次免費宣傳。

          除了分攤成本,精準定位也成了不少民宿主瞄準特定人群的手段。小紅書達人CC表示,民宿是一次靈魂的棲息之所,相比于酒店統一和標準化的房間和用具,她更喜歡民宿主有些個性化的“私設”。對于她這類注重生活品質,且在預算上較為充足的人來說,民宿主使用哪個牌子馬桶都能成為選擇的理由。她覺得民宿不同于酒店很大的一點就是“非標準化”,一切的設計、陳列和風格都代表了戶主的品味。“如果民宿的主人和我‘臭味相投’,那我會更愿意選擇他的房子。”

          人均近千元,普通人還住得起嗎?

          打開民宿預定平臺的app,在裝修尚可的條件下,帶泳池、廚房、投影儀等附件的民宿人均價格不菲,北京懷柔的某精品私湯民宿一晚人均823元,接近五星級酒店的價格,且預定前還被告知“取消訂單將收取全部房費”。

          在未來的不確定性加劇的情況下,精品民宿的高價也著實“勸退”了一些還未入局的年輕人,在一家網紅民宿的評論區,網友發出靈魂拷問“真的值嗎?”。曾經營過民宿的黃偉表示,民宿的定價會參考商圈及周邊民宿和酒店的價格,新裝修的房子會有一定的溢價,但是總體來看不會差別太大。

          不論是民宿,酒店還是公寓,精品的出現都在某種程度上迎合了國民的消費升級。黃偉表示,中國的旅游產業已經到了這一階段,疫情只不過是加速了這一趨勢。

          去年9月份,小豬民宿收獲了阿里旗下品牌飛豬的戰略投資,兩方將針對民宿業的長期、可持續發展探索更完善的解決方案。作為平臺方,黃偉認為民宿仍是一門可以持續看好的生意。未來隨著市場的發展,民宿也將和酒店一樣逐漸衍生出不同的價位?,F在仍有人在堅持做小而美的民宿,也有人將民宿往酒店的方向向靠攏,一切都需要由市場來決定。

        責任編輯:郭曉妍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