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布雷頓森林體系再重構

        2022-05-08 04:23:50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眼下美聯儲再次成為全球市場的“對手盤”,各國指數、匯率倏忽之間大漲大跌,背后往往是聯儲主席話術與投資者預期之間的博弈。但考慮到全球化退潮、地緣政治動蕩的時代背景,本輪美國加息與以往又有所不同,部分體現在國際貨幣體系的重構。

          早在今年3月,前聯儲官員、現瑞信分析師Zoltan就拋出驚人觀點,我們將步入布雷頓森林體系Ⅲ,未來美元和大宗商品將會分享世界儲備貨幣地位。他的理據是,“原先將本國貨幣兌換美元后存入金融機構內,被認為是無風險的。但當G7國家沒收俄羅斯的外匯儲備時,布雷頓森林體系Ⅱ就崩潰了。”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世界貨幣體系的演變。

          二戰后,美國控制了全球70%以上的黃金儲備,并在此基礎上建立了布雷頓森林體系Ⅰ,即一個以美元為核心的金本位貨幣體系。在此框架內,美元負責與黃金掛鈎,其他貨幣與美元保持固定匯率。但布雷頓森林體系Ⅰ自誕生之初就有先天缺陷,并很快被美國耶魯大學教授羅伯特.特里芬發現了。“如果美國保持貿易順差,那么國際市場上就缺少美元,美元無法承擔世界貨幣的作用;如果美國保持貿易逆差,美元會持續貶值,美元信任會遭到挑戰。”這就是著名的“特里芬難題”。

          1960年代,美元果然出現信任危機。在越戰與石油危機的連續打擊之下,美國政府出現巨額財政赤字,法國總統戴高樂帶頭動用美元外匯兌換黃金,歐洲各國爭相效仿。最終在1971年,時任財政部副部長的沃爾克主導了美元與黃金的脫鈎,布雷頓森林體系Ⅰ就此破產。

          不過,沃爾克為美元找到了新的信用錨──美債,其實就是用美國國家信用代替黃金為美元背書,從而構建起布雷頓森林體系Ⅱ。

          如今全球格局劇烈震蕩,脫鈎風潮從制造業外溢至大宗商品、主權貨幣領域,自然也沖擊到布雷頓森林體系Ⅱ,各國匯率走勢出現大分化。最為清晰的觀察就是,在本輪美元加息周期中,貨幣政策持續寬松、能源進口額高、糧食自給率低的國家,本國貨幣貶值壓力陡升,典型案例就是日本;而資源出口型國家相對從容,典型案例就是俄羅斯。

          在此背景下,中國需要從能源、糧食等維度做好充足準備,以穩固人民幣匯率、維護國家安全。筆者此前撰文《全球面臨能源安全挑戰》、《大豆危機與mRNA疫苗》對此都有過詳細闡述。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bdo id="dsuiu"><optgroup id="dsuiu"></optgroup></bdo>
          1. <bdo id="dsuiu"></bdo><track id="dsuiu"></track>

            1. <option id="dsuiu"></optio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