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內地 > 正文

        屠呦呦:對青蒿素的研究遠沒有結束

        2022-07-04 10:39:24科技日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我最大的夢想就是用古老的中醫藥,促進人類健康,讓全世界的人們都能分享到它的好處。自己一輩子想的,就是老老實實把科研做好,把課題做好,希望把青蒿素的研究做得更深入,開發出更多藥物來,造福更多人,這也是我自己的興趣所在。”被授予“共和國勛章”后,中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究員兼首席研究員屠呦呦這樣說。

          2015年,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后來,她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對獎項、榮譽,屠呦呦從未刻意追求;對采訪、活動,她都是能避則避,“不習慣這種場合上的事”。年過九旬的屠呦呦心心念念的,還是青蒿素。

          歷經曲折 艱難尋藥

          屠呦呦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藥學家。她說過,青蒿素是傳統中醫藥送給世界人民的禮物,而諾貝爾獎,是中國科技工作者為祖國捧回的一件禮物。

          1969年1月,屠呦呦了解到一個全國性大協作項目——“523”任務,它涵蓋了瘧疾防控的所有領域。

          抗瘧藥的研發,就是和瘧原蟲奪命的速度賽跑。接手任務后,屠呦呦翻閱古籍,尋找方藥,拜訪老中醫,對能獲得的中藥信息,逐字逐句抄錄。在匯集了包括植物、動物、礦物等2000余種內服、外用方藥的基礎上,課題組編寫了以640種中藥為主的《瘧疾單驗方集》。這些信息的收集和解析鑄就了青蒿素發現的基礎。

          到1971年9月初,課題組篩選了100余種中藥的水提物和醇提物樣品200余個,但效果并不理想。

          只好再努力。從《神農本草經》到《圣濟總錄》再到《溫病條辨》……終于,葛洪的《肘后備急方》中關于青蒿抗瘧的記載,給了課題組靈感——“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

          屠呦呦決定用沸點只有34.6℃的乙醚來提取青蒿。實驗過程繁復而冗長。1971年10月4日,在190次失敗后,191號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樣品抗瘧實驗的最后結果出爐——對瘧原蟲的抑制率達到100%。

          屠呦呦報告該結果后,“523”辦公室要求當年就必須到海南臨床,看一看效果到底如何。

          上臨床就必須制備大量青蒿乙醚提取物。當時,藥廠停了,課題組土法上馬,用7個大水缸取代實驗室常規提取容器。設備簡陋,沒有通風系統,也沒有實驗防護。屠呦呦整天泡在實驗室,得上了中毒性肝炎。

          有了提取物后,在個別動物的病理切片中,又發現了藥物的疑似毒副作用。藥理人員認為,只有確證安全性后才能用于臨床。

          為了不錯過當年的臨床觀察季,屠呦呦決定“以身試藥”。1972年7月,屠呦呦等3名科研人員在醫院嚴密監控下進行了一周的試藥觀察,未發現該提取物對人體有明顯毒副作用。隨后,屠呦呦親自攜藥,去往海南昌江瘧區救人。

          結果顯示,該藥品對當地、低瘧區、外來人口的間日瘧和惡性瘧均有一定效果。再之后,屠呦呦課題組的組員分離出了有抗瘧作用的有效單體。再后來,青蒿素從實驗室走向制藥廠……

          屠呦呦說,發現青蒿素,是一個在艱苦的環境下,中國科學家努力奮斗從中醫藥中尋找抗瘧新藥的故事。

          對青蒿素的研究遠沒有結束

          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后,屠呦呦和其他獲獎科學家在瑞典和媒體進行了交流。

          在場的記者回憶,屠呦呦回答問題時,多次提到“工作尚未完成”。她關心青蒿素的耐藥性問題,關心青蒿素繼續發展的可能性。在卡羅林斯卡學院演講時,屠呦呦也指出,瘧疾對于世界公共衛生依然是個嚴重挑戰。

          屠呦呦常常問這三個問題:世界上還有哪些國家沒有消除瘧疾?我們還能做什么?我們如何利用現代科技做好傳承創新,防控新的傳染病?屠呦呦也知道,對青蒿素的研究遠遠沒有結束。隨著研究的深入和研究方法的升級,她希望能誕生更多的新藥。“我寄希望于年輕的一代,祝愿他們超越我們,為人類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明天。”

          屠呦呦擔任主任的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正圍繞青蒿素的深化研究開展科研工作。團隊一方面要面向國家的重大需求,圍繞臨床重大問題攻關,維護人民群眾健康;另一方面要積極探索重要的、基礎的生命科學問題,打破思維禁錮,借助新興的技術,為原始理論創新和創新藥的研發打好堅實的基礎。

          此前,屠呦呦將部分獎金捐給了北京大學醫學部和中醫科學院,成立基金用于獎勵年輕科研人員,激勵他們產生更多發現和創新。好奇心和興趣是科學研究的驅動力,但青蒿素的研發歷程顯示,對國家使命的高度責任感與擔當也是一種驅動力。屠呦呦說,中國科技工作者肩負著振興中華的時代使命,投身于科技創新發展義不容辭,這也就是科技工作者的責任與擔當。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