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妍之有理 | 其實,他復姓“義務”

        2022-05-18 04:23:42大公報 作者:屈穎妍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2019年黑暴時,大家看電視直播,應該好記得一個畫面,就是每當有暴徒落單,被警察抓住,旁邊就會有直播暴動的人叫被捕者大聲喊出自己名字及電話號碼。

          于是,那些被押走的年輕人會拼命回頭,向攝影機呼喊出個人資料。當時我心想:你們這些人不是最怕私隱敗露嗎?怎么連電話地址都唱通街了?

          后來才知道,原來這是暴動者之間的暗號,只要向直播平臺說出名字,黑暴大臺的義務律師團隊就會立即出動到相關警署來營救。

          當時聽到很多前線警員說,黑暴大臺的法律“服務”非??旖葜艿?,有時候,他們拘捕的人還未回到差館,來保釋的律師已經坐在警署大堂,“豬籠車”一到,律師就交出名單:“我要保釋這幾個當事人”,實在快狠準。

          最近,因為已停運的“612基金”四名信托人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被捕,警方在調查時發現,部分曾收取“基金”費用、協助處理涉及反修例案件的大律師及律師疑違反專業守則,向司法機構聲稱義務代表被告,其實有收取“基金”費用。

          此事勾起了我一位大狀朋友的黑暴回憶,她當日因受朋友所托,到警署保釋被捕的兒子,結果,讓她看到大開眼界的一幕……

          朋友最震撼,是在警署看到一班高談闊論的家長,他們有說有笑,像在開嘉年華。

          平時若孩子被捕,任何父母都會垂低頭、縮在一角、感覺很丟臉。但那里的父母卻不一樣,他們看樣子很草根,但因為有隊律師團隊貼身服侍,詳細講解,他們臉上流露出一種優越感,一種不用花錢、卻有律師為我們奔走服務的優越……

          另一個震撼畫面,就是差館內的律師多到不得了,他們有理無理都把“客仔”拉到自己身邊,叫他們千萬別認罪,放心,我們會替你打下去……

          表面,是一條法律支援戰線,說穿了,其實是律師大狀的發財鏈,在警署搭上越多孩子及父母,就越多揾錢機會。

          朋友說,警署那班律師良莠不齊,有的是師爺,有的看樣子像個法律學生,穿條短褲來做保釋,感覺一點都不專業。

          派上名片、搭上“客仔”,當被捕者申請了法援后,就可以名正言順向司法機構指定聘請那些律師。

          這種法律一條龍搶錢服務,終于要到埋單時。當日那些所謂“義務”律師,原來全部都不義務,“612基金”、“星火基金”、“乜基金物基金”,正如基金信托人之一的陳日君形容:錢都是,左手來,右手去。

          “義務”二字,騙了很多人,也騙了司法機構,還是那句,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義務律師”原來跟司徒律師、歐陽律師一樣,復姓而已,如果人人掟完汽油彈都來找我做義工,我食穀種。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