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妍之有理/水底鯊蹤\屈穎妍

        2022-05-22 04:23:4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香港人是善忘的,黑暴過去兩年多,許多記憶漸被沖淡,然而,不甘心的壞人仍遍布各領域,他們只是潛進了水底,伺機再起。

          水面平靜,不等于水底沒鯊蹤,時刻警惕,做好防衛工作,是我們經歷黑暴后必須學懂的自保。

          早前,政府修改了法援制度,法援申請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可以自選律師,而是改由法援署指派律師代表,這是為司法筑起的第一道防鯊網,也從源頭剪斷了攬炒派律師包攬法援案件的發財鏈。

          不過,請記住,這些都是不甘心的壞人,他們長滿壞心眼,你有張良計,他們有過墻梯,故為政者必須要用對付壞人的心法來提防。

          最近聽到大狀朋友說經歷,原來蠢蠢欲動的黑暴律師又有新招。

          話說法援受助人不能揀律師的新措施實行后,朋友首次接到法援署派來的一宗暴動案。過去,這種案子一直被黑暴大狀壟斷,尋常大律師不會有機會接觸。

          大狀朋友年初接到案子,便立即找他代表的被告人,奇怪,被告竟然一直避而不見。用盡方法,被告始終不肯現身,更故意失聯,朋友唯有跟法援署說,被告失蹤,如何是好?

          法援署聯絡上被告,原來這個明明可拿法援的年輕人,竟然說不再需要法援打官司,并已覓得一私人大狀代表他,于是法援署也順理成章取消了大狀朋友這宗案子。

          明明是一個長審訊,不是一天半天可打完,朋友奇怪,為什么一個可領法援、即是積蓄不多的人,竟然選擇聘請私人大狀為他辯護?可知道,一拖幾十天的案子,埋單隨時是他負擔不了的天文數字。

          幾經打聽,由黑暴律師行處得悉,原來這正是他們對付司法系統的“過墻梯”。

          他們會教唆被告,頭幾天審訊就聘私人大狀(當然有人為你付鈔),幾天后跟法官說,我的錢耗盡了,身無分文,只能改為自辯。

          原來法庭最怕自辯的人,因為你不懂法律程序,會花很多時間在解釋及糾正程序上,會拖累審訊期,故法官一聽到長審訊的被告要自辯,一定怕怕,就會找法援署來執手尾。反正之前已審查過,此人一定符合法援條件,就重新讓他申請法援續打官司吧。

          不過,因為之前幾堂他已用了一私人大狀跟進案件,另聘大狀會很難接手,法援署就被迫讓他繼續用該大狀。即是說,兜一個圈,他們還是用法援揀了自己友做代表律師。

          對付壞人,要代入壞人思維,如果你是他,會怎樣做?

          鯊魚潛進水底,不等于天下太平,看少一眼,留了空隙,牠們就會撲出來一口把你拖進水底,讓你萬劫不復。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