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旅游 > 游記攻略 > 神州風采

        這座城,饞住了汪曾祺、治愈了老舍、逗樂了林徽因

        2022-04-12 16:03:49極物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去一趟昆明,便對它一見鐘情。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煙,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1934年,林徽因寫下《人間四月天》,本來以為這只是理想派的春天,但當她和梁思成來到云南昆明,竟真的在這里找到了最美的人間四月天。

          病重時,林徽因仍心心念念回到昆明,“突然間得到陽光、美景和鮮花盛開的花園,以及交織著閃亮的光芒和美麗的影子、急驟的大雨和風吹的白云的昆明天空的神秘氣氛,我想我會感覺好一些”。

          圖片|花漾 ©

          馮唐說,可以終老的城市,一定要豐富。“生命太短,最沒有意義的就是不情愿的重復”。

          如果可擇一城終老,你會選擇哪座城?

          我想,我也會選昆明。

          昆明是座可以托付終身的城市,有著晴朗的夢境,黃昏的風也輕軟。燕語呢喃,春天在這里常駐,流浪的心也有了歸處。

          

          圖片|圖蟲創意 ©

          01

          第一次來昆明的人,總是會被這里豐富的美食驚艷。

          丨汽鍋雞

          連向來出了名會玩會吃的汪曾祺,也直言“汽鍋雞是昆明的代表”,覺得昆明的汽鍋雞值得拿一個金牌。

          昆明人的汽鍋雞講究“留存雞之本味”,切成小塊的雞整齊地鋪在汽鍋的底部,再鋪上一層姜片、枸杞、蟲草花、松茸,澆一小勺黃酒作“吊湯”。不必放一滴水去毀壞雞肉的鮮味,蒸鍋和水鍋中不斷對流的熱蒸汽,就足以保留本地雞肉的原汁原味。

          圖片|圖蟲創意 ©

          端上桌的汽鍋雞,必定是湯清如水,而雞香撲鼻。酥爛的雞肉輕輕一抿,便連皮帶肉地脫落。即使一個人吃完了一整只汽鍋雞,也不會有滿嘴雞油的狼狽樣。

          

          

          丨小鍋米線

          云南人對米線又近乎狂熱的迷戀,他們長著吃米線的腦袋,一日三餐,不是在吃米線,就是在吃米線的路上。

          初到云南的研學的汪曾祺,和同學當掉字典,就為各吃一角三分的米線,吃完之后,只覺痛快。他憶起沈從文,也說對方“兩碗米線,加西紅柿雞蛋,便是一頓飯了”。

          在昆明,不同的配料和不同的做法讓米線變成了一道無窮無盡的奧數題。但昆明米線界的霸主,還得是小鍋米線。

          圖片|夜貓二子 ©

          小銅鍋架在熱炭上,一人一鍋,這是昆明人吃小鍋米線的專屬儀式感。每一家米線店,都會有自己的醬料秘方,口味的細微差別正是留住食客的制勝秘訣。

          白如云霧的米線被湯汁包裹,不必忌諱些什么,嗦上一口,粉軟湯甜,饕足的胃馬上發出指令,要定居昆明,方便天天吃到這樣的米線。

          圖片|你在偷看我嗎 ©

          丨菌子天堂

          如果說,汽鍋雞和米線是把人留在昆明的主力軍,那夏秋季出沒的“菌子軍團”則是一支留客的奇兵。

          每到雨季,菌子就會扎堆似的上市。隨便去菜市場逛一逛,都能和菌子大軍迎面撞上。上至幾千元一斤的松茸,下至幾塊一堆的雜菌,昆明人都有辦法逼出它們誘人的一面。

          切松茸打火鍋,算是菌界的頂奢做法,正是這種豪放,才讓鮮味炸彈從鍋中一路炸到胃里,讓人吃得通體舒暢,吃得念念不忘。

          圖片|一只軟啊軟 ©

          丨水果樂園

          云南地區濕熱的氣候不僅成就了菌子的天堂,也成就了水果的樂園。為了解鎖更多水果新滋味,昆明人還用勁辣的辣椒面搭配清新的水果。

          生澀的青芒在辣椒面里被迅速催熟,散發出濃烈的果香,清脆、辛辣,富有攻擊力的口感在嘴里橫沖直撞,讓每一個勇于嘗試的人有大約一秒的大腦空白,然后便直呼過癮。

         

          圖片2|叁月符符 ©

          02

          在昆明,總是先被美食驚艷,再被美景征服。

          丨花潮

          回到昆明,便回到了春天。

          “噴云吹霧花無數,錦繡一條游人路”。有詩人寫出了昆明花潮的盛況。每家每戶的院子前面,總有那么兩株花木,不需要太精心的照管,昆明有適宜的溫度和陽光,足以讓它們活得光彩照人。

          抗戰時期,宗璞、老舍、汪曾祺等各地文人提著筆,倉皇地流離。經歷許多失望、悲痛后,昆明綿綿不絕的鮮花,是文學大師們難得的慰借,讓人對生活始終懷有希望。

          圖片|花漾 ©

          一生摯愛北平的老舍,來到了昆明,也愿意承認昆明比北平要好。

          “北平講究種花,但夏天日光過烈,冬天風雪極寒,不易把花養好。昆明終年如春,即使不精心培植,還是到處有花。”

          在昆明小住過一段時間,見過這里的花,老舍連身上的病痛也減輕了不少。

          花開了,春到了,生活總會好的。

          圖片|愛拍照的小袍子 ©

          丨滇池

          在昆明,打動人的還有滇池和翠湖。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有人說,昆明是圍著滇池建起來的。先有了滇池,再引來躍動的白魚,漁民聚集,然后慢慢生出旁邊的城鎮。

          連西伯利亞的紅嘴鷗也貪戀滇池的景色,冬末春初,它們總依約而來。

          圖片|hankong Yi ©

          看到它們一群群在海埂大壩盤旋,小朋友就自動自覺地揚起手里的面包塊——吃吧,吃吧,我可愛的朋友。

          此間和樂,不思別處。滇池如昆明的母親,包容著一年一會的紅嘴鷗,也包容著周邊來來去去的人。

         

          圖 片1|Jill Zhang ©

          圖片2|千帆lvan ©

          丨翠湖

          在汪曾祺筆下,翠湖是昆明的眼睛。這一雙眼睛,承載著昆明的歷史和文化,記錄下許多人間煙火。

          圖片|愛拍照的小袍子 ©

          翠湖西,朱德從云南陸軍講武堂中走出,戰火中,講武堂的軍人學子們,仍挺著不屈的脊梁。翠湖北,是西南聯大的舊址。聞一多、李公樸等眾多文人,都曾經吹過翠湖的風,賞過翠湖的月。

          圖片|大殷殷 ©

          而現在,天色將晚,本地老爺爺架起相機,記錄月亮的起落。

          翠湖的月光,慷慨地分給每一個人。

          啤酒杯和著笑聲相碰,不論是外來客,還是本地人,都能在這里找到自己的舒適區。

          

          圖片|咖啡酥皮大瑞克 ©

          03

          行走在春城,可以慢慢吃,深深愛。

          和城市的節奏融為一體之后,你會發現,昆明真的是一點兒都不著急。

          沒有一線城市的車水馬龍,行色匆匆。從八點到十一點,早餐檔都氤氳著白色的煙氣,隨時去,隨時落座。

          不需要經過系統的學習,在昆明住久了,每個人都是蒔花的專家。穿過街道的自行車、三輪車、面包車,都載著鮮花,你任何時候都能挑上一束帶回家,讓它在陽光下,生機勃勃地盛放。沒有鮮花,不算是生活。在昆明停留的時間長了,就會知道,生活不是機械蒼白的,是細水長流,燦爛且自在。

          圖片|Tatat ©

          提著雀籠的阿叔阿伯,一邊吃著茶,一邊說:“我們焐湥水慣了。”

          焐湥水,是溫水的意思。昆明人天生有種閑散的氣質,并不汲汲營營地往外面沖,總覺得家鄉最好,在昆明一切,都和這個地方互相愛著。

          包括街角的等待投喂的橘貓,依傍在老人腳邊黃毛狗,在滇池邊來來去去的紅嘴鷗,和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

          圖 片| hankong Yi ©

          “這個城市從來沒有成為歷史上某某大戰的戰場,也沒有建造過一座全國頂禮膜拜的宮殿,它大批量出產的是默默無聞的小市民、淑女、母親、綁著小腳的老外婆、奧勃洛摩夫式的人物和永遠令人流口水的小吃……”

          昆明的詩人于堅如是寫道。

          這里總是默默無聞,總是小富即安。在被春光包圍的日子里,最適合讀書,泡茶,和你愛的人一起,在明艷春光里起舞,慢慢過好每一日。

          圖片|咖啡酥皮大瑞克 ©

        責任編輯:王怡婷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一级婬片A武则天,亚洲综合无码一区在线,天天夜夜摸摸舌添高潮出水

            <track id="wzzi6"><div id="wzzi6"><address id="wzzi6"></address></div></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